在路上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唯有正大,才能光明,真的么?

离石面不改色,仿佛云烨的质问与他无关,把云烨放在地上,问云烨:“老夫出身心学门下又如何?都是学问,只不过殊途同归而已,你自己就是最大的异端,还有脸来冠冕堂皇的来问老夫。”
“我才不管心学,肺学的,我只是不放心田襄子,这个人太危险,担心你和他有牵扯,将来会伤及云家和书院。”云烨虽然不喜欢心学,但是在后世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思潮,尼采的狂妄,叔本华的悲观,早就见怪不怪了,要是告诉离石物尽天择,适者生存,这么伟大的话,离石一定会瞠目结舌。
“小子,老夫已破识障,巳自成天地,这世间再无可以让老夫俯首帖耳之辈,从今后,天是我,地是我,清风是我,我是青山,自由自在,那怕田师至此与我也是平辈论交,你年纪不大,怪毛病不少,要是你一直抱着阴暗心思,学问怎会长进,你那个天人一般的师傅没告诉你,唯有正大,才能光明么?”
云烨不知道学问人达到宗师境以后,就再无羁绊,老孙知道。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