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转载]站桩第8周:练功与干事

[转载]站桩第8周:练功与干事

这一周练功有一些变化。

先说蹲墙,蹲墙比过去变得有趣。现在练蹲墙,就像在一个水泡里上起下落,不吃力但也快不了。以前练蹲墙总是先快后慢,速度可以随意调整;现在练蹲墙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节奏,缓慢沉稳。以前练完蹲墙之后虽然身体放松,心情愉快,但总觉得体力消耗了,需要歇息一下,然后再练站庄;现在练完蹲墙就接着站庄,没有歇息的过程,这不是因为自己要提高练功难度,而是自然变化的结果。

再说站庄,站庄不像蹲墙那么有趣。站庄两个小时以后,各种干扰纷纷出现,脚、手、肩、头都不舒坦,形体的不舒坦反映到大脑就是各种感觉和念头。对付各种感觉和念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分析,然后找出对策进行调整。比如手麻木,一分析应该是手腕变形了,把手腕调整一下,坐腕沉神门,手就变得轻松起来。又如头脑里出现某人跟自己过不去的念头,分析之后知道是意识活动被白天的事情沾住,意识一松念头就消失了。

对付杂念的另一种方法是“不要管它”,该怎么站还怎么站,该怎么想还怎么想。这种方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有一定的难度,难度就在于意识的力量,即意志力。如果意志力強,意识一定就可以把各种感觉和念头“屏蔽”掉;如果意志力不强,意识定不住或定住的时间不长,那就只有反复“屏蔽”,反复斗争。

两种方法相比,前一种比较“理性”,后一种比较“强横”,我喜欢后一种。从混元整体观的意识论来看,前一种方法的实质是调整大脑(意元体)的参照系,后一种方法的实质是直接强化大脑(意元体)的力量—–意志力。对人的生命活动而言,后者比前者更为根本。其实強化意志力的方法很简单,站庄本身就在強化意志力,不管是舒服还是难受,也不管碰到杂念时分析还是不分析,只要坚持到预定的时间,就强化了意识的力量。因为站住不动4小时,別的不说,起码意识把形体定住了,当然也可以说是形体把意识定住了。

最后引申一下,干事情如练站庄。站庄有各种干扰,干事情也有各种干扰。干事情遇到的干扰有的来自大自然,更多的干扰来自人类社会,来自不同观点、不同利益的个人或群体。要把事情干成功,需要什么条件呢?古人強调三样东西:天时、地利、人和。现代人的说法更多也更系统,集大成而名为“成功学”。混元整体观则认为成功是内外两个因素混化的结果,而内在因素的关键在于人的意志力。

人的意识有接收、贮存、加工、发放信息的功能,人们往往只注意接收和发放的内容,而忽视了能够接收和发放的那个功能本身。信息的内容是可以变换的,参照的标准也是可以修改的,但意志力就只有一个,它是意识活动的动力,也是一个人生命力强弱的标志。意志力強是干事成功的内在依据,所以有前辈说:干事情之所以失败,往往就在于意志力不够。

再进一步来说,一个人(或一群人)要干事,而另一个人(或另一群人)反对干事,对峙之中谁能胜出?站在彻底的混元意识论的立场来看,这是两种意识的对歭,胜负不在于谁更有道理,也不在于谁更有方法或技巧,而在于谁的意志力更强大。因此,要干事情或者反对别人干事情都需要掂量自己的实力—–意志力,没有实力而想成功那是侥倖心理在作怪。增加实力的最佳方法是内练而不是外斗,如蹲墙500下,如站庄4小时。如果一个人真的通过內练而增强了意志力,那他往往选择的是干事,而不是反对别人干事,因为干事是把意识放在自己身上,反对别人干事是把意识放在别人身上,干事是内练的延续。这个结论是混元整体理论推导的结果,也是我自身的实践经验。(老平
2009-12-1)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