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转载]临崖听风的修行讲述和我的阅读札记(3-3)

 然而我却觉得,禅宗佛法和上座部佛法的差别是很小的,也是相通的。我们来看:上座部断“我见”的修行人,证悟无我。大家也知道是无作者、无受者,既然如此,那了无所了,谁解脱呢?他同样也就不会对生死、垢净、增减去折腾了。正如《金刚经》里说的:“须陀洹,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至于他接下去要修什么,我是不知道的。那大乘菩萨呢,他觉悟的是什么呢?我认为关于法住智,大小乘是没差别的。再来看禅宗所说的能所俱灭,也叫能所双亡。这件事(在宋朝以前禅宗并不太谈,到近代才说得多些),我在帕奥禅师的《智慧之光》里看到,说只有灭尽定才会暂时得到能所俱灭,涅槃是不能灭掉觉知的。[是这样!涅槃不灭觉知。看后面]原文是这样说的:在证悟涅槃时心识是不会灭尽的,因为必须有道心或果心缘取无为为目标。大乘佛法是怎么说呢?它说“一切尽在觉中”。所以说禅宗所说的‘能所具灭’是灭尽定里的东东,而非大彻大悟。禅宗对苦集灭道的定义,我真不知道,愿闻其详。一孔之见,非常希望道友的指正![这话不对!禅宗的能所双亡,和帕奥禅师所说的灭尽定的能所俱灭是两回事。二者间语近而义不近。]


我看到过论坛上有道友说,根据《心经》就知道,一个人如能不在六根里的话就能大彻大悟,明心见性。
[这话似是而非!纯粹是对《心经》的误解,仅停留在字面意义的层次。不说也罢]有个法师也这样跟我说过。然后我就问那个法师,我说:“那该怎样操作呢?假如你通过修行远离了眼、耳、鼻、舌、身、最后那个意识也没有妄想了,但觉知丢不丢呢?如丢了,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丢又会有作意观的意识存在,无法达到无为。[观或觉和作意是两回事。作意是有为法,而观或觉“贯穿”于有为法和无为法。怎么操作?我的体会是:设法让大脑中的逻辑和语言“停止”喧嚣!哪怕短暂停止几秒钟就可以]那个法师就很不好意思地说他也不知道怎样做。在说这件事之前,要声明一下,我没入过灭尽定,也没证悟涅槃,所以下面说的就只能是喝醉酒后的话——不能算数!禅宗也好,南传佛法也好,都是越修就越往内心深处观察。当心很清静,提起观照时,剩下的就只有两样东西:一是能知的心,二是所知的境。这是两个对立面能和所的问题。外道也想不要那个作意的能知,他就会入无所有处定,接着他又会想把那个不要的作意也不要,这样又会入非想非非想定,然而外道没法证入真正的无为。有时,有些修行人心一懈怠,也会进入一种什么也不知道的状态,有些南传法师说是入空定(不是定的定),帕奥禅师说是堕入有分,不是真正的能所双亡。三果以上的圣者通过智慧观照入灭尽定,能暂时达到能所双亡,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当一个人开始趋向无为时,这一步是无论如何也要走过的,大乘和小乘在这一关的走法,我觉得是没法不一样。[在语言和逻辑的层次,这些问题只能悬置。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只能是让语言和逻辑“住嘴”。语言是有为法,而解脱是无为法。有为法的语言怎么能说清楚无为法的解脱?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靠修行者的实际体验。达到了,自然就明白了;没达到,怎么说也不会明白]


(版主:涅槃不能灭掉觉知,是什么意思?像涅槃不能灭掉觉知这样的话应该表达清楚,否则很容易招致误会。至少在字面上,按照四圣谛,解脱和能所双灭并无什么关联。只要切实地觉知五蕴、十二因缘就可以了,并不是要现身就把自我意识、取象功能给灭掉。只要澈知其无常、缘起就可以了。以八正道的方式如理作意,直至破解无明,消除贪执。
[如理作意是理见而非亲见。从“理见”只能到达“理见”,而到达不了解脱。因此,这个问题在这里只能悬置。如何解决?只能靠修行者的悟性和机缘] [只要彻知其无常、缘起就可以?版主这话也对也不对。逻辑上讲,版主这话对;实际操作中,版主这话不对。问题是:如何出离无常?如果不能出离无常,就不可能断尽烦恼障。但这个问题太深奥,不适合用语言讨论——有为法的语言无法描述无为法]我以为,这和所谓消除能所并不是一回事。)


版主说得对,我中毒太深。每每在打禅七或禅修期间,观察到五蕴炽盛不自在,心念的无常,就有一种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甚至想死的感觉。我想,是不是修错了?记得有次请教致光法师,致光法师说:你觉得没意思的念头也是心。我一惊,然后放下了。这样每有心升起,我便知道,这也是造作;可最后发现,这能知的心也还是造作,无常的;然后是放也放不下,提也提不起。为了这一丝造作的放下,我是耿耿于怀,欲罢不能。这也是我出家的真正原因。出家后,请教过不少法师,但他们对这类问题也只能不太明了的说一下理论,所以我去了解禅宗的修法时,发现他们同样是为了放下心中的造作,去寻求无为。
[临崖听风产生这些消极感受的原因是修行尚未到达“地头”,或者更具体地说,还是前面提到的黑洞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黑洞或黑色隧道是死亡隧道。畏惧黑洞起源于人性对死亡的根本焦虑。深入黑洞、穿越黑洞是达到觉悟或解脱的必经之路。黑洞的尽头是什么?天机不可泄漏。如果在此处泄露“天机”,会很可能给到达黑洞准备进入或已经进入黑洞的修行者带来严重影响。能够看见黑洞、到达黑洞已经是修行的重要成果,至少说明修行者有相当好的慧根或相当深的禅定功夫]

  


注:禅宗的“三关”:指初关、重关、牢关。


据元音老人在《恒河大手印选撷》中的解释:开悟为初关,保任为重关,无为无位的无保任为牢关。


据元音老人的解释,禅宗临济宗的“一句三玄”指“赤肉团上有一位无位真人,即今说法、听法者也”这一句总纲。“三玄”指:句中玄、意中玄、体中玄。


1)句中玄:“但看棚头弄傀儡,抽牵全藉里头人。”元音老人认为,这是识得境相为假、法性为真,为初悟,此后修行进入保任。而我的看法是,把这句话理解为描述修行者体悟到无我可能更准确。体悟到无我应该也需要保任。


2)意中玄:“妙解岂容无著问,沤和怎负截流机。”“沤和”指像水泡泡一样此起彼伏的互相问答。“截流机”指超越语言嘈杂后的万籁俱寂。到达这一步,任你百问千答,均非正解。“向上一著,千圣不传”;言语道断,方得真妙,达到无为、无得、无无为和无无得。


3)体中玄:“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朱点”指真心。“拟议”指思考。扩大真心之妙用,容不得思考和区分宾主。对任何事情都以至纯天性随机对答、对症下药,达到至纯至朴,最后“拂衣归方丈”,“连朗照之光都没有”。


另:《图解瑜伽经》说参禅的三种境界。


1)“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执着地寻找禅的本意而不得。无门可入,苦苦寻觅。


2)“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已超脱搜寻之欲而归于清净、孤寂,无人无我。似悟而实未悟。清修历程。


3)“万古长空,一朝风月。”体悟到禅的本意,瞬间与永恒历历分明却水乳交融。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