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转载]临崖听风的修行讲述和我的阅读札记(1-3)



前言:临崖听风是我在《佛法论坛—原始佛教》栏目认识的一位佛友,并有幸听他讲述修学南传内观和北传“打禅七”的过程和经历,其中对于修学中出现的景象和个人感受有着尤为生动具体的描述和介绍,可以说是论坛中不可多得的“现身说法”的修行实例。出于深入探讨的目的,同时也是为了尽可能减少交流中语言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我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对临崖听风的修行讲述做了些点评和扩展性阅读。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自己的经验既是我进行点评和扩展阅读的基础(这是我唯一可以告慰自己的地方),但同时也可能是产生新的语言的模糊性和片面性的因缘。这一点,请后来的阅读者务必警惕。在点评和扩展阅读当中,我对原帖中发言的个别地方的前后次序做了重新编排,个别地方的文字有删节,但内容尽量保持原貌,同时保留了讨论中我认为较为精彩的版主和其他网友的发言。文章中我自己的阅读观点和感受在方括号内
[ 
]
表述。本文转自【佛教在线


佛法论坛】,原文地址:
http://bbs.fjnet.com/thread-24747-8-1.html,有兴趣的网友可以按此地址阅读原文。

 

 


        
第一次讲述(
2005210——200553

 


记得我第一次接触佛法是在
99年吧。因我是摄影爱好者缘故,我们经常上山游玩,拍摄照片。有一回冬天,下了雪封了山。整个山上只有一个人在,就一中年出家人,我们自然叫他和尚,可他却说他还不是和尚,是个沙弥,我也不知是啥意思,反正只知道念佛的光头就叫和尚。我们几个人就和他住一块说说话,他也很高兴,这样的天气难得有人上山来。出家人爱打坐,一坐两三个小时不起来。吃饭也是有吃就吃,没吃就不吃,自己也不去搞。我认为这是出家人的懒惰,但也佩服他能受能得了这寂寞。我们白天拍照片,晚上就和出家人瞎聊,他也自然乐得给我们弘扬佛法。我虽然喜欢听,但我是不信,对于西方极乐,我希望有那么一个地方,但认为那是不真实的,是人们的一个愿望而已。这个出家人也很有意思,他对我说,“你记住四句话,以后有用:‘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后来我学了佛法后才知道这是“四念处”。

大概过了半年吧,我稀里糊涂地皈了依。我一个朋友的同学,他信佛,还准备和一些佛友搞个学佛沙龙。在他们第一次聚会时,我朋友就拖着我去看看,我就去了,并认识了朋友的同学,后来我们也成了很好的朋友。不久是观音的生日。我们那有一金轮寺,要搞皈依仪式,朋友也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给我报了名,等那天叫我去才知道。我虽然没反对,却很不好意思,把皈依证拿回来偷偷藏抽斗底下,怕让人知道笑话我。


寺庙主持在寺庙里建了图书馆,我们都可以去借书看,我对佛教的打坐比较感兴趣,就借了本《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来看。厚厚两大本,看不懂,也就看了个大概,仅知道一些名词而已,但从此就装模作样地打起坐来了。我很用功,一天三座,早上起来一座,下午
45点一座,晚上睡前一座。坐了有两个来月吧,觉得就没入过定,但心还是清静了不少。后来,自己感到有时像是要进入一个地方去一样,却感觉怪怪的,不敢去。[心念很集中,是学佛的好材料。很多人在这第一关就过不去,心念太散。看下面]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下了决心,“去一回吧。”同样是观呼吸,我静静地守着,越来越细了,我仔细地守着,不让心念散掉,那感觉又来了,我不去理它,过了一会,只听到“呜”地一声,我进到一个黑黑的,没有任何东西的地方。外面的声音也远去了,听不到了,自己的身体也不见了,我象一个灵魂浮在空中,一个很寂寞但很宁静舒服的地方。过了一会,我突然害怕起来。我可怎么回去啊?回头看不到来时的路,到处都是黑暗,身体也没有,想动动身体也没法子。我就拼命地找身体,慢慢地身体出现了,同时也看到了光明。出来了!从此我就不敢去那地方了。直至后来明白了才不害怕。[这个景象是什么?网友们看法不同。我的看法是,这个黑洞代表“心相”,是一种心障,或者说是无明。心念从身体里“滑掉”了,离开对表面身体的关注而坠入到自己的心障里,这个心障的象征或表征就是黑洞。我也有过这种“出神”的经历,但景象有些不同。朋友们的看法是什么?关于这一点,后面还会说到。]


我尽量如实汇报,不夸张,不形容,不加减地说,以免遇到菩萨,误了自己。
说实在的,我修定当时完全是兴趣,没有目的。后来才知道这叫业习。我听说学佛要开悟,开悟要从修观下手。金轮寺主持法慧法师原来是南普陀佛学院的教导处主任,接触学习过一些南传佛法。交谈中她说:“修观,可以先修名色开始,这样择法修比教好。”于是她教了我如何修,要我去试试看。修法是这样的:看到东西,东西是色,看到是名;听到声音,声音是色,听到是名;要走路,想走的是名,迈出去的腿是色;如此类推。外界身色,动作都是色,脑部反映为名。思想中就是判断名色,除此之外,不作它想。我想,这么简单也能出智慧?嘴里没说但心里不免疑惑。我虽然疑惑,但很听法师的话,很认真地修起来了,边走边修,吃饭也修,拉屎也修(夸张了点)。如此修了两三天后,自己感觉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两个人?好啊!有成效了,清明正念出现了。修观是观什么?观自己身心的活动;用什么观?用自己的清明正念观。清明正念出现的时候,在自己的心念里“自己”就会成为两个人:观自己的自己,和被自己观的自己。这有点像自己看自己演戏的情景。这是进一步修观的很好的前进基础。进步很快]有时嘴里说出一句脏话,马上就出一个念头“咦!我怎么说出这句话?”慢慢的,下一念越来越少了,身体也很轻松,目不斜视,旁若无人。这种状态,很象一个傻瓜哦!


这样的一个星期后,发生了一件事,决定了我学佛的决心和信心,以及改变了我一生的信念。
我走在马路上,后面的一声汽车喇叭声,很平常的喇叭声,但对我当时的冲击太大了。一连串的反应,我看到的,没有任何的控制地发生了。喇叭声——耳朵听到--反应到头部--作意耳朵听--分辨出汽车--作意回头--作意眼睛看--看到汽车……这一连串闪电般的条件反射,都是那么自然,[这个描述非常准确。“没有任何控制地发生了”,“一连串的条件反射”,“那么自然”,这就是不带任何作意或思考的“直觉”。“一下子看到了”,而不是通过作意或思考或语言做中介,这是直觉与知识和思考之间的最大区别。在修行中能导致达到顿悟或解脱的,只能是直觉或“一下子看到”,而不是知识或逻辑或思考。明了这一点对于修行非常重要。看下面)]我站在那里,没动。脑袋里一片空白,接着心里隐隐发痛,至今不知是何原因。[为什么内心会隐隐发痛?这是因为内心已经看到“自我”概念的荒谬而不自觉地进行反抗。很可惜,临崖听风没有抓住这一机遇进行更深入观照,从而错失了达到顿悟或解脱的良机。在一般人那里,“自我”是一个整体,同时是一个“实体”,而且认为是“我”主宰着自我,这就是所谓“我执”和造成人生烦恼的真正根源。现在,整体性和实体性的“自我”被观照成了很多零件,“自我”快解体了,于是“自我”开始反抗,所以会“心里隐隐发痛”。这时候,临崖听风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进行更深入观照:内心为什么会隐隐作痛?痛什么?谁在痛?这个痛又是什么?如果没有“自我”或自我的“封闭性”,内心是不是还会痛?总之,应该把这个“痛”拿起来彻底“看穿”,这样就会达到真正的“无我”。但很可惜,临崖听风不仅没有把这个问题“拿起来”,反而“丢掉了”,甚至还本能地“往后退”,从而错失了达到真正“无我”的良机。可惜]我看到的,不论是何时何事,都不过是一串一串的条件反射的组合。这里面根本没有我在作用,也不需要一个我去作用。复杂的也是由简单的反射组合起来的。就象我们起嗔心骂人,起淫欲爱人,都不是我在作的,也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这时起,我不知不觉有了新的观点:“唉!天下事原来如此而已,何必想不开呢!无我啊!”[是的,这是无我!但是,如果修行者停留在这个层次,那就太浅了,尚不足以彻底解除对“自我”的执著。注意:临崖听风在这里已经往后退了。“天下事原来如此而已,何必想不开呢”,这就是“往后退”。这是从贪着走向了贪着的反面——放弃。放弃是另一种形式的贪着。贪着是从“自我”出发的贪着,放弃也是从“自我”出发的放弃。如果是从“自我”出发,不论贪着还是放弃,都是对“自我”的贪着。因此,临崖听风这里表现出的放弃,表面上是前进,实际上是后退。冲过去,海阔天空;退回来,原地踏步。对于这个问题我的体会是:如果真的冲过去了,内心不仅会法喜充满,而且会在内心深处产生不带丝毫自我强制意味的真正的善。而人们如果有“自我”作障碍,人们天性中真正的善就不会从内心中“涌现”出来。]


这是我对佛法讲的无我的第一次理解。从此以后,我一看到或听到“因缘生灭,无我!”的佛法时,就有一种很快乐!解脱自在的感觉,家里人也觉得我的脾气好多了。看不开的事,我觉得很自然,心里少了很多烦恼。那段时间真是很快乐哦!
[法喜产生。赞叹!]我觉得佛法真是很有用,这么一丁点佛法就让我很受用。我开始自己找佛经看,拿到啥,就看啥,《心经》《金刚经》《四圣谛》《圆觉经》《中观》等等,也看不太懂,只觉得看了就有种很愉快想跳起来的感觉,就象他们说的法喜充满吧![这时候看不懂这些佛经很正常]法师给了一本《清静道论》给我看,我自己又找了阿姜查写的一些书看,还有南怀谨的,看了很多,却记不住,只记得阿姜查的一句话很深刻:“时时提起观照为正念”。[阿姜查这话可以说是修观的总纲]从那以后,我辞去了工作,走上了寻师访友的道路。


后来我学习时,我才知这些择法修观分别是作何用的。前面我是乱修的,但能有用,也是歪打正着吧,对我学佛起了很大作用。下次我会说说我的寻师访友。法慧法师,她对南传佛法只是接触过,并没有深入。在南普陀很多年,接触的较多,理论学得多,所告诉我的,也只是尽她的一份心,如何修,她也只能说,修对或错,她也说不准。当我去请教时,她给我介绍了几位师父,让我去找他。我觉得这些佛法很有效,才下决心去学的。那时,我不知道我学的佛法是哪宗哪派的,只知道有用就学。


就在下目前的理解,通向解脱之路不是必须证特别深的定。佛陀当年和外道仙人学习了无色界最后的无所有处定和非想非非想定,依然没有证得涅盘,他也没有着意教导弟子修深层的定。
[这个说法有道理。解脱和定是两回事。解脱不等于定。根据我的体会,定是达到解脱的“中间站”。修定只是达到解脱的很多途径当中的一种。]有一种说法:提倡四禅八定是佛灭度以后的事情,是受了婆罗门以及瑜珈行者的修炼方法的影响。一味修定的弊端是容易享受在定的喜乐之中产生禅贪,导致不能解脱。但据说修四禅八定并按照正确方法修观也是可行的。所以,衣食无忧的现代人修定是为了培养观察五蕴执取的苦,透视苦集的原因,直至熄灭对五蕴的执取而健康地生活,不是为了避世或修身健体。可以这样假设,如果有种禅能帮助人们认识到身心无自性的事实,引发七觉支的圆满,获取正见的四种智能,那么这种禅就值得去实践。[赞成]


法师给我介绍的师傅都不在大陆,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好同学问我去不去海南,当时我认为海南在祖国最南边,可能那里的佛法会像南传佛法。法师送给我一尊小佛象,一本五经组合本,还有一只很精美的书夹,法师说这书夹是慧律法师送给她的,要我珍惜。我告别了法师。我很天真的去了海南。在海南的五个月里,我没有看到过一座有出家人居住的寺庙,都是旅游局管辖的风景点。


我开始想到以前在山上遇见的那个和尚。我兴冲冲地爬上
1918高的山顶时,发现那座佛寺已经变成了道观。我问以前跟和尚关系好的人,他们说他去了云居山,后来又听说去了安福县,再后来就不知道了。我又找了份工作,修理汽车电路来维持生计。这样过一天算一天又过了半年多。年终时一天我去上班,厂长竟然莫名其妙地骂我:“不想做就走人。”我怎么也不明白,我怎么就不想做呢?说来也巧,到了晚上法师来电话说,以前她认识的一位修内观的照渡法师在福建开讲“四圣谛”,问我去听不?我到了福建。福建的寺庙真多,到处都是,出家人也多,而且多是“XX禅院”、“XX禅寺”,虽然他们现在并不是修禅宗。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禅宗兴盛时,在长江中下游一带的祖师或他们的弟子很多都南下到了福建,对福建的佛教起了很大影响。有句话说“中国的佛教在福建”,真是没错。


我去挂单的寺庙是种德寺,在福建福安。我没见过种德寺的方丈,听说他在新加坡也是一座寺庙的方丈,且很有名。我们头天到,第二天照渡法师来了,大家在大雄宝殿列队唱颂经文,迎接法师到来。二三百人唱颂,非常壮观。我不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只觉得很好听,可当听到后来一段不知名的调子时,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我把左边口袋里的纸巾拿出来擦眼泪,然后放到右边的口袋里,不停地擦着止不住的眼泪,把右边的口袋都装满了湿湿的纸巾,都还不知道是啥原故流的泪。


法师来了,看上去又威严,又慈悲。礼毕后,法师去休息,下午作开示!后来也是每天下午作开示,早晨、上午和晚上大家分别修定或修观,法师分别单独问话和指导。


我修了十天的定,法师还不让我修观。我告诉法师,我以前入的那个很寂寞的定境时,法师笑了笑说,那种定以后再去修,先不要入,还是要求我在一小时内完成出入定十次。有个胖胖的比丘尼看我修得好辛苦,去央求法师让我修观。可法师说:“没用的。他这个样子观不了两三天就观不下去了。”我很不服气,我就骗法师说:“我已经可以了。”可法师就好象知道一样:“你偷工减料,快去修。”没办法,只好再去修。


按常理来说,修定是从欲界定--轻安--近行定--初禅定--二禅定。。。。这样往上修。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多数人开始修定并分不清啥是欲界定,啥是初禅定,往往有些人过去世都有修定的业习,修过定,而且偏爱某种定境,今生可能一修就去那个定了,且往往认为那个就是初禅定,这样就对四禅八定的修行产生一些麻烦。我也是这样的,等我完成了法师的要求时,才明白。然后我可以通过心念的转变,在近行定中跳上跳下,不再模糊了,并且能知道别人入没入定,入的哪个定。法师这才同意我修观。
[法师这样教授有很深的考虑,看后面我们就会明白。]


接下来,我很想说说我的修观感受,但又怕害了同修,毕竟网上佛友修的不是同一种法门。考虑了许久,挑部分说吧!


五蕴,在观完因果后,法师要我修观五蕴。观五蕴就是在身心里观这是色蕴,这是想蕴,这是受蕴,这是行蕴,这是识蕴。我在观五蕴时才知道,观五蕴如万箭穿心,外面的声音,看到光影,器官的触受,心念的作意从没有停息,一闪一闪的如针般的刺入心里,你不要都不行,由不得你。这种难受是说不出得苦。我想,这就是佛说的“五蕴炽盛苦”吧!我跑到法师那里说:“法师!人还是糊涂的日子好过,清清楚楚的日子不好过。”法师听了哈哈大笑!
[这法师有水平!]我说,这五蕴我不要。法师说:“不是不要的,观心念生灭后再说吧!”[对!观心念生灭是修观的关键。]心念生灭,坐着、躺着都能观。我至今都不能再观下去的一种择法观行,是我认为对身心变化最大的一种修法,比修定对身心的作用要大百倍,需要有很强的心念才能观的修法,是需要知见清静了去修才好的修法。其实这种修法很简单,就是看你的心念的生起和灭掉。但你的心念生起时,你去看时,那念也就灭掉了。这样杂念慢慢地没有时,你就要去看你那提起看的念,这样就变成了前念看后念了,一念一念地看下去就行。别小看这么简单的修法,不易的。你的心念一松,就会入定或入其他境界,无法继续看下去。这是需要师傅在场指导才能修好的。[看前面:现在我们明白,定不是观,定住了就无法观。所以,老法师在前面要临崖听风“一小时内入定、出定十次”。这是为了修观时能时时提起观照的正念,而不至于沉溺于定境。这应该是修观的很高层次。保持“一念一念看下去”不容易,往上进一步解脱更不容易。要达到解脱,既不能一念不起,又不能一念生起。心念太紧,一念不起,无法观;心念太松,杂念生起,无能观。有没有别的途径可以绕过去?应该有的。另看]


我修了好几天,都不得要领。又不好意思去问法师,便去问别人。那人也特坏,拉着我去法师面前替我问,弄得我满面通红。法师还是很耐心的对我开示了修观的技巧。


我接着观心念生灭,慢慢地脑子像被掏空了一样,只剩下脑壳。下来去问法师,法师说:“没错!继续观。”我的眼前出现一些奇怪的景象,很清楚,比真的还清楚,又从没见过。去问法师,哪知被法师骂了一顿:“不需看法尘,不需入定。”于是我只好再去观,再出现境界时,就马上观回心念生灭了。这时又出现一种景象,我好象飞进一个很长很长的黑暗隧道,身体也没有,声音也听不到了,感觉就是要离开这个世界一样。这样我走了一会,心里突然想起,这是要去哪啊?我还是先问一下法师再去吧!也不知去了还能不能回来。当我这样想时,身体就出现了,外面的声音也听到了。
[很长的黑暗的隧道!这是真正的心相——恐惧和无明。抛弃恐惧!往前冲!最关键的征程就是这儿了!与达到解脱的这一段关键的征程相比,从前种种只能说是预备功夫。又:老法师好精彩,朝前去可以直达解脱!可惜,临崖听风又退缩了。唉!]


吃过晚饭,等法师吃完时,我就把我出现的景象告诉法师,法师说:“没错!继续修。”我问:“那是要去的啥地方呢?”法师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法师水平真高!赞叹!]我想:“咳!你不可以先告诉我啊!”又不敢再问,只好作罢。


晚上睡觉,我老是觉得我坐在很高很高的山上的一块石头上,聆听风声,悠闲自在。第二天起床后,就觉得很想一个人独居山林,不想回家去了,这也是我取名“临崖听风”的原因。早起小便的气味也变成了椰子汁的气味。又修了半天,独居山林的念头越来越强。我想:“这可不行啊!我家里还有好多亲人在等我回去呢!我不能一走了之啊!先不修了吧!等以后有机会再修好了。”我也不敢去问法师了。剩下来的时间,我就去看法尘玩。慢慢地我知道那些法尘是什么了!


以上是我的学佛经历。


在观心念之前,我观过了名色、因缘、五蕴、五遍行、分别与了别等等。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法师给的择法也不一样。有的人跟他三年了都没入过定,这也是很平常的事。法师从不说你修得如何,只教你如何修。修对了,又会教你下一步如何修。让你自己去明白事物的原本,去认识佛法。记得有一次他不高兴地对我们说:“有些人认为自己修得好,来找我说,我只当你是放屁。告诉你们,那些有把握的早就不来找我了。”
[老法师此说精彩!话糙理不糙。]


任何境界都不过是梦幻泡影,但我们就是生活在这六根的境界里。有了这五蕴身心,境界就从没停止过。我们认为现在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而不知道还有其他的世界。学了佛法知道这世界不是真实的,但我们的心还是执着这个世界。观心念生灭时,可以暂时离开眼前的境界,但另一个境界又会出现,也就是会出现法尘或入定。迷惑于那个境界的时候,就是离开了修心念生灭,可我们又何曾离开过境界呢?不迷惑于任何境界就对了。
[这个看法是对的。“见诸相非相,即是见如来。”说法不同,意思是一样的。]


修定,大致有三种作用:(一)暂时降服一些烦恼;(二)修出较强的念力和定力,为观智慧作基础。如证某些果位,你的心念要能远离五蕴身心才可能证得;(三)证悟后修定,能让你的心不容易被境界迷惑,也让你有能力作事。


马祖道一说过:能修的都是会坏的!我们所修的东西确实会坏,是生灭法,没错!但这也是因缘,你下一生会继续走上这条道。所证智慧不退,比如,你亲眼看见你自己家里有台电脑,出去了以后,虽然电脑不在你眼前,但你还是确认你有台电脑。证悟佛法也是如此,你通过修行,亲眼见到、知道了佛讲的法是真实的。在你定力退了以后,也一样坚信佛说的法是真实的。这种修证是很有用的。他会决定你生生世世的因缘。从此你不会退了!你知道你不退的是什么了吗?
[理见和亲见是两回事。万一家里电脑被偷了呢?从道理上这样讲是对的,但仅限于道理。看后面]


通过修证佛法,我们会知道种种法,因缘生灭,没有本性!无我,不是修出个无我的境界,而是没有一个实在的我。那个我是因为迷惑才认为有的。本来没有我,那谁在修行呢?谁在解脱呢?这就是初果所知道的。烦恼不过是造作的心在作用,造作的心才是烦恼的根源。要修的是什么呢?如何修呢?这也是初果所知道的。这就叫见道。八正道的生活是修行人的必经之路。


不论大乘、小乘,对出离心都是很注重的。记得有位讲净土的法师讲大乘法门要生起出离心,讲了厚厚的一本。原始佛法的修证,出离心生起是很自然的。不用学,不用教,自然生起。只要你去修。


感谢
metta的指点!我不懂啥叫似相,也从没去看过。入初禅时,我感到一阵阵的快乐,乐得有点控制不住,象触电般。在二禅时,能控制住了,怎么乐都行,不会跑。在三禅时,不见身体,只感觉有一团气,呼吸在这团气里一动一动,没了高兴的心情,享受一种很安静的乐。在四禅时,只感觉到身心在光明之中,没有身体,没有呼吸,心念极为宁静。念起就出定,呼吸也起。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